风中之樱

EC贾尼党,铁罐查查吹,偶尔ALL查,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找事和撕
全职喻叶喻本命,周叶初心,all叶走起

【EC三体AU】沙漠之夜【R—18预警】

某个紫色鲨鱼哥哥的生日贺文,生日快乐


我生动形象的体现了拖延症的可怕


反正还有七分钟你的生日才过






https://m.weibo.cn/detail/4267629374107723




文中出现的诗是魏尔伦的《小夜曲》我把其中琥珀色的金眼改成了宝石般的蓝眼

【EC 三体AU系列】重逢

百粉点梗临死摸鱼,三体以一票优势胜出
我发现一篇交代不清,所以可能本系列还有其他文
查查请自动带入罗辑男神,本篇的查查可能偏悲观和现实,他有希望,但是主体还是偏悲的。
老万……他可能处理事情的方式和看事情的角度像维德,但是毕竟他不是维德那种完全理性的人,他有爱的人,但是他爱的人不会干扰他的行为方式,比较分的开。
这里的查万更像一点,因为他们俩都是那种绝对不做没有意义的事的人,宁愿等待也不会白费力气。
如果有问题可以评论

 
 
 

——————————————————————————————
人类的太阳已变作天堂

 
 
 
 

而为这世界人类创造希望的火把

 
 
 
 

如今都变了散在天空中的云

 
 
 
 

月亮如同太阳般燃烧起来

 
 
 
 

星星在天空中一闪一闪的

 
 
 
 

也一样的人类便要来到我身边

 
 
 
 

Erik跟着那些人走进了暂时的看管所。

 
 
 
 

那是一个很大很空的屋子,Charles坐在里面。

 
 
 
 

但是,首先涌入Erik视野的,是成片的,单调的,刺目的白色墙壁,不带有一丝色彩与情感的空旷。它无法拒绝,无法阻挡,就这么带着刺目的光冲进来。

 
 
 
 

无需任何时间,Erik想起了零号控制站:白墙、白色瓷砖、白色显示屏。

 
 
 
 

像坟墓一样简洁。

 
 
 
 

Erik走了进去,Charles盘腿坐在那里,面朝着墙壁。

 
 
 
 

五十年不见天日的生活,他的皮肤由曾经健康活泼的淡古铜色变成了没有血色的白,似乎也要和着天白地白的世界融为一体。

 
 
 
 

但是岁月似乎对他格外宽容。虽然医疗和科技急剧发达的现代社会早将人的寿命提升到了三百岁,但是对于不可能进行任何麻醉医疗,连睡觉也有被随时叫醒可能的Charles来说,单单是他仍然紧致的皮肤,就可以看出上天的破例优待。

 
 
 
 

只可惜他闭着眼,Erik看不到他美丽的蓝色双眸。

 
 
 
 

Erik曾经作为物理学家登上过前往冥王星的宇宙飞船,当他从茫茫黑暗未知中返航时,他看到了那个蓝色星球,一颗闪耀在宇宙黑色披风上的海蓝宝石。一些人想到天空和海洋,另一些人更愿意用珠宝来描摹她的美丽。

 
 
 
 

Erik却想到了Charles的蓝色双眸,碧蓝中融会着大海的深刻与天空的澄澈。再没有比那更美丽的光彩,轻轻一瞥就能让你万劫不复。

 
 
 
 

“Charles?”Erik轻轻的喊他,Charles睁开了眼睛。

 
 
 
 

他没有说话,但是他的眼睛在替他说。Erik感觉到蓝色的光芒覆盖了他的全身。

 
 
 
 

Erik走过去,轻轻的抱住了他,“结束了,Charles,威慑纪元结束了”。

 
 
 
 

“你醒了”Charles在他的耳边说。依旧是熟悉的苏格兰腔,只是因为年龄与五十年未开口的缘故,带着沙哑的音,就像牛奶里未融化的白砂糖。

 
 
 
 

“你回来了,我也应该醒了。”

 
 
 
 

Erik是泥土里的虫,因春天的逝去而陷入冬眠,却也因春天的归来而重新苏醒。

 
 
 
 

两个人只是这么静静的抱着。Erik本来以为自己有许多话,被困了五十年的曾经风流健谈的Charles也应该有许多话——最后却是两个人不发一言的沉默。Erik曾经担心过Charles的转变,常年在宇宙尺度上的思考会让一个人完全冷漠而置身事外。但是Charles没有,他只是藏的很好。他由水结出了冰,但是冰层之下仍然是流动的自由的水,里面游动着他对人类的牵挂和对Erik的爱。只是不管内心是多么的汹涌澎湃,威慑度仪器上永远是那条盘踞在90%的眼镜蛇,张着血盆大口等待着他的敌人。

 
 
 
 

五十年前他们曾经有过那样撕心裂肺的分离。所有的爱情和不舍都被“坟墓”阻隔,临别时千言万语却只能憋在心里。五十年后他们重聚,却是不知道说什么才能表述对对方刻入骨髓的思念。

 
 
 
 

“Charles,你会怎么做?”还是Erik主动放开了手。

 
 
 
 

“你会怎么做,Erik?”Charles抬头看向Erik,“悠哉的欣赏着全人类的绝望,还是反抗,不择手段的反抗?”

 
 
 
 

随着执剑人身份的剥离,被Charles冻在坚冰下的性格苏醒过来,Erik已经看出了曾经在牛津讲台上侃侃而谈的Charles的影子。

 
 
 
 

“我看不到一个结果,Charles,所以我什么都不会做”Erik说到,“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会做一些完全没有希望的事”。

 
 
 
 

“你是说执剑计划?”Charles的语气微微上挑,“如果按照我的计划,仅仅是我们两个人所坚持的时间,就可以让人类迎头赶上三体世界,但是终究是我想错了”。Charles的语气没有一丝一毫无奈。黑暗森林法则的悲凉与五十年的执剑生涯把他塑造成了最超脱豁达的样子。“我只是低估了人类死于安乐的本性。”

 
 
 
 

“你是低估了人性的软弱”Erik坐在Charles的身边,就像曾经夜空下,Charles用木棍写出来了黑暗森林定律时一样,“现在你还有希望吗,所谓照进黑暗森林的光”?

 
 
 
 

“当然”Charles保持着微笑,“因为这是一个同归于尽的结局,我知道,最高文明一样”。

 
 
 
 

Erik冷哼了一下。

 
 
 
 

“而且人性,你不能简单的用软弱定义,它太复杂”Charles彻底回归了那个滔滔不绝的社会学教授,“仁慈与残忍,感性与理性,永远不相信结果的疯狂和听天从命的妥协。所有矛盾的存在都是人性的一部分。外面满天呼喊的爱与母性,可能是人性最美好的部分,但绝对不是人性的全部”。Charles停了一下,“其实我觉得,人类的本性其实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妥协,软弱,疯狂都是为了活下去,不管以任何方式”。他拍拍Erik的肩,“好了,我们现在讨论也没用”。

 
 
 
 

Erik揽过Charles,整理着他额边的碎发,“我现在反而很感激人类把你逼下执剑人了,我以为,我们的结局就是你死在那个坟墓里,几百年之后我也死在那里。”

 
 
 
 

“我们都是罪人,Erik,我们也在一起,拥有者同样的结局。”

 
 
 
 

“Charles,如果是你,如果三体人真的冒了那10%的险,你会按下那个按钮吗?”

 
 
 
 

“会”Charles不带任何犹豫,“对我来说,人类毁灭于漫漫的宇宙之中的结局,总好过成为三体人脚下的虫子”。Charles抬起头,“单纯依靠欺骗和伪装是无法震慑的,真正的原因,依然是我会毫不犹豫的按下那个键。”说这句话时,Charles带着坚定和冷硬。

 
 
 
 

“我们已经失去了机会”Erik盯着门口那些和女性一样的男性守卫。

 
 
 
 

“we wait”Charles握住Erik的右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