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之樱

EC贾尼党,铁罐查查吹,偶尔ALL查,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找事和撕
全职喻叶喻本命,周叶初心,all叶走起

[贾尼三体AU]七夕星河

你能想象我把七夕贺文拖到了现在吗……
三体人jar*地球人妮,jar有在Tony梦境里的人类形态和现实中的三体人形态,三体人形态……可能有一点像《人工智能》里的外星人
觉得妮妮文笔不好的责任在我,他一定是世界上最好的诗人和故事家

黑夜里一抹绚烂的河

灿烂的沉默着

河的两面都是凝望

子夜传来低语

沉睡中的喜鹊飞了起来

因为爱情在等待

Tony反常地没有开灯,他一直捧着望远镜,在舷窗外的灿烂夜空中寻找着什么。

“sir,您已经在望远镜旁坐了两个小时三十五分钟,我可以询问您您在找些什么吗?”

“牛郎星和织女星”Tony并没有移动他宝贵的视线,“或者说天鹰座α和天琴座α”

Jarvis依然一头雾水的站着,“sir,翻译库里并没有这两颗星星”

“Jarvis,你真的需要在你广阔的大脑内存里安装大英百科全书三体文译版了!”Tony抱怨道,“我们这样怎么愉快的交流,还有美妙的睡前故事”。

“sorry,sir,我会在一周内背诵完成的。”Jarvis微微低下了头。Tony曾经建议过自己很多次,不过都因为忙碌于舰队的琐碎事务而忘记了,“sir,现在您能告诉我那是什么了吗?”

Tony飞快的打了几行字,那是那两颗恒星的星际坐标。

“sorry,sir,不过我需要提醒您,您找寻的方向是错误的,并且以这两颗恒星的绝对星等和我们距它的距离来看,您完全没必要使用望远镜。”Jarvis走过去,半蹲在Tony身边,引导着Tony的右手指向对面的一个发着淡蓝色光芒的亮星,“就是这个”,又向右偏了一点,“以及那个”。

Jarvis的皮肤是冰凉的,带有金属的独特质感。他就那么突然的抓住Tony的手——一个在三体世界绝对不可能出现的动作。

Jarvis对自己有一种特殊的感觉,Tony几乎是立刻就知道了。一个三体的第一舰队的总舰队长,温柔且彬彬有礼的称呼自己为sir,满足自己几乎所有的要求——甚至是在三体飞船上开辟一块小小的菜地,种着他最喜欢的草莓和马铃薯。Tony想不出为什么,在三体这个没有用的生命只能当食物处理的社会,为什么会允许自己一个人类无忧无虑的活着,只是因为他会写故事?Tony很享受现在的状态,但是他不知道这什么时候会结束。那就抓紧一切时间享受现在,Tony会这样告诉自己,反正从他得了癌症开始,他最擅长的就是享受。

但是Tony会担心Jarvis,毕竟他自己是孑然一身,一无所有。但是Jarvis不是,他拥有三体一切美好和荣耀,如果因为自己他失去了一切,Tony不可能原谅自己——Jarvis是他唯一的朋友。

所以他很快缩回了手,装作被冰到的本能反应——三体人不懂的欺骗,他不会发现什么异常的。

Jarvis的确不知道Tony百转千回的思绪,他只是贴心的让自己的身体温度高了一点,对于他来说就是几秒钟的努力和下一餐多吃一些的事情。

“您为什么要找这两颗星星,sir,他们除了很亮,还有别的什么特殊含义吗?”

“今天是七夕,虽然只有中国人过这个节日,不过比起我到地球的距离,中国到美国的距离简直看不见。”Tony随地盘腿坐下来“这里面还有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

Jarvis更加笔直地坐在椅子上,浅蓝色的眼镜盯着Tony欲张的红唇,Tony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天上有一个神仙,他有一个特别美的女儿叫织女,织女下凡来洗澡时,喜欢上了一个人类,叫牛郎。他们两个人生了两个孩子,生活的十分幸福。”Tony瞟了一眼Jarvis,确定他依然有兴趣听下去后,又接着叙述起来:“但是他的父母很不满,反对这门婚事,就把织女抓走了,并且用簪子画出一道银河,把他们隔在银河两端。但是喜鹊同情他们,就在每年七夕搭成鹊桥,让他们能够相见。”

“讲完了”Tony耸一耸肩,“怎么样,Jarvis?”

“你们是怎样编出这个故事的,sir,牛郎星和织女星那么远,看起来也不像人类。”

“我也不知道中国古人是怎么想的”Tony笑了一下,“不过银河系的星星在地球的夜晚看起来像一条河,而很不幸,牛郎星和织女星正好在河的两岸,一个很天才的联想。”

Jarvis半眯着眼,一般来说,这是他思考时的样子,“联想,sir?”

“是的,联想,几乎所有故事的起点,两个事物的关联点,让你在观察到一个时想到另一个。比如在地球上,新月会让人想到小船、刀刃等一系列弯钩形的事物。”

Jarvis皱着眉,这个概念对他来说还是有些难以想象。

“这样吧,Jarvis,我们来做个测试,从你的身体特征进行联想,看看你能想到什么?”

“sir,说到我的话,我只能联想到三体舰队和您,我觉得我与三体舰队和您都有足够的关联性。”

“no,jar,不是这个意思”Tony摆摆手。不过他心里激动的火焰仍然兴奋的吞噬着他所有的理智。他在心里暗暗的希望着未来当三体人,或者人类,在提起Tony时,会想到他身边笔直站立的Jarvis;同样,当提起Jarvis时,也会想起他身边还有一个喜欢故事的Tony……就像人们一定会把牛郎织女联系起来一样“我来给你做个示范”

Tony闭上眼,他想象着Jarvis人类的面庞,想象缓缓打开的机舱门,夜空闪耀的织女星云,和微微闪着光芒的金发。“我的良人,他的皮肤是雪山上不化的白皑;他的双眸低垂着,是雪山上明星。他吻着我的鬓发,就像百合花贡献这芳香。我亲爱的,夜空下的天使。”Tony在说完这一大段肉麻的朗诵后缓缓睁眼,用他琥珀色的眼睛盯着Jarvis——这使得后者立刻联想到了什么东西,一些甜蜜'闪耀的东西,像是加拿大冬日的枫糖,藏身在孤独外表下的甜美,这真是一个不错的联想。

这让我想起了一些人类的诗句”Jarvis磁性的声音响起来:“ 我亲爱的,你多么美丽!你的眼睛像鸽子的眼睛,在面纱后面闪耀着爱的光辉。你的头发像一群山羊,从基列山跳跃着下来你的牙齿如新剪的毛,像刚刚洗刷干净的绵羊一样白,成双成对地排列着,一颗都不缺少。你的嘴唇像一条朱红色丝带……”

Tony忽然制止了他,Jarvis并不知道后面的诗句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他却很清楚——虽然《雅歌》的主题是神圣而纯洁的,但是Tony在读它的时候却忍不住的往一些低俗的方面思考。而如果让jar那种能让女人怀孕的声音读出来——哦,该死的,他硬了。该死的Jarvis为什么非要选这个声音。

“对你来说很不错了,但是你还是更适合一些简单的任务,类似于天上的星星就像人的眼睛一样的比喻”Tony想要尽快的把Jarvis支走以解决生理问题“十五个比喻句,怎么样?”

“yes,sir”Jarvis点点头,他还要去忙舰队的事情,也并没有过多的停留,“更正一下您的联想,sir”他忽然转头说,“并不是所有人类的眼睛都像星星的,事实上就我见过的几十个人类来说,和星星一样美丽的只有您而已”。

文中老贾没朗读完的诗歌是《旧约•雅歌》中的一段
完整的那一段:

我的佳偶,你甚美丽,你甚美丽。你的眼在帕子内好像鸽子眼。你的头发如同山羊群卧在基列山旁。   
你的牙齿如新剪毛的一群母羊,洗净上来,个个都有双生,没有一只丧掉子的。   
你的唇好像一条朱红线,你的嘴也秀美。你的两太阳在帕子内,如同一块石榴。   
你的颈项好像大卫建造收藏军器的高台,其上悬挂一千盾牌,都是勇士的藤牌。   
你的两乳好像百合花中吃草的一对小鹿,就是母鹿双生的。  
我要往没药山和乳香冈去,直等到天起凉风,日影飞去的时候回来。   
我的佳偶,你全然美丽,毫无瑕疵。   
我的新妇,求你与我一同离开利巴嫩,与我一同离开利巴嫩。从亚玛拿顶,从示尼珥与黑门顶,从有狮子的洞,从有豹子的山往下观看。
我妹子,我新妇,你夺了我的心。你用眼一看,用你项上的一条金链,夺了我的心。   
我妹子,我新妇,你的爱情何其美。你的爱情比酒更美。你膏油的香气胜过一切香品。   
我新妇,你的嘴唇滴蜜。好像蜂房滴蜜。你的舌下有蜜,有奶。你衣服的香气如利巴嫩的香气。   
我妹子,我新妇,乃是关锁的园,禁闭的井,封闭的泉源。  
你园内所种的结了石榴,有佳美的果子,并凤仙花与哪哒树。  
有哪哒和番红花,菖蒲和桂树,并各样乳香木,没药,沉香,与一切上等的果品。   
你是园中的泉,活水的井,从利巴嫩流下来的溪水。   
北风阿,兴起。南风阿,吹来。吹在我的园内,使其中的香气发出来。愿我的良人进入自己园里,吃他佳美的果子。

可能是我太不纯洁……反正我读着光想开车……[我没有亵渎圣经的意思]

【贾尼三体AU系列】【百粉点梗后续】醒来

因为没人点贾尼,于是作者开始了,我写什么沙雕破段子你就要看什么模式。
三体第一舰队舰队长贾和云天明版妮妮

本系列没有程心,没有程心,没有程心

我只是带入了三体云天明的部分经历,性格什么的按妮
妮来【写程心会被说故意黑角色的吧】

【同设定EC可戳主页】

——————————————————————————————
长风在我的梦中降临

太阳阻隔了黑暗

你看着太阳向我轻柔地微笑

那天地间蜜色的星辰

是你点起的小灯

他让我狂悦于梦的无间

庞大的舰队在荒凉的奥尔特星云里穿行。一个碎石与黑暗的世界,危险和死亡幽灵般的如影随形,紧紧纠缠着返航的三体第一舰队。

为了节省燃料,舰队内部不需要的照明都已经被关闭,只有内部的实验室,在黑暗的世界中透出一点光芒。

Tony站在实验室里,脸上有着不符合年龄的落寞,他无精打采的摆弄着面前的操作界面。显示屏蓝色的光映在他的脸上,有一种奇异的孤独的美。

“sir,你为什么不把灯打开?”Jarvis打开了实验室的灯

Tony转过身来盯着Jarvis,“真实的你是什么样子的”

Jarvis愣住了,“sir?”

“我是说,你作为三体人的样子”Tony斜靠在墙上,“这一切都是一个幻觉,你和我共同制造的幻觉世界,利用三体脑科技创造出来的虚拟世界,利用你已知的人类和我的资料”。Tony自嘲的笑笑:“一群连故事都不会编的人居然开始给我创造幻境了。”

Jarvis低下头“你发现了……”

“是的”Tony走近Jarvis,他伸手抚摸上Jarvis的侧脸“你没有变老,二十年了,你居然没有变老”。他随即收回手去,重新走回显示屏,“当我发现第一个疑点,我顺着这个思路找下去,然后我想起了我的记忆,我登上这艘船之前的记忆……”

“我低估了人类”Jarvis低着头说,“我以为我们的技术足够好”。

“幻觉永远存在被识破的可能,你一开始就不应该采取这个计划,想要依靠虚拟技术接近我,从而获取你们想要的,还不如直接唤醒我”Tony低着头,“我不属于人类世界,况且我们也没有办法联络”。他重新抬起头,用深琥珀色的眼睛看着Jarvis,“你会怎么做,Jarvis,销毁我的大脑,还是……”

“你愿意真正醒来吗,反正三体和人类已经开始互相交流了。”

Tony很少见到Jarvis这样的表情,无助而不知所措。三体人没有爱,没有感情,也不存在人际关系——Tony很早就知道。但是Jarvis,他总感觉Jarvis是不同的,他在和自己交流是,蔚蓝色瞳孔里闪烁的光芒,不是一个没有情感的三体人能依靠科技做出的。

“sir?”

“去现实等我吧,Jar。”

仪器旁的“人”摘下了头盔,“停止实验,准备克隆身体,以及开始进行对地球可食用动植物的数据分析培养”。信息以几乎光速的速度传遍了整个第一舰队,四面八方的反馈涌进Jarvis的大脑。

Jarvis转过身来,面对着离他最近的研究员,“需要我告诉你们什么叫服从命令吗?”。

“我们立刻执行命令,舰长。”

Tony重新陷入了黑暗,黑暗吞噬着他,无底的黑洞撕扯着他,把他吸入一个没有意识的世界里,“终于,要安静了吗?”

但是,他所预料的沉睡没有来临,在熟悉的实验室的白光中,他睁开了眼。

“hello,sir”仪器旁的Jarvis率先开口,“这里是真实的三体第一舰队,还有我希望我没有吓到你。”

其实即使是依照地球人的审美,Jarvis也绝对是美丽的,或者说,帅气。淡金色的坚硬皮肤,仿佛是中古时期身穿铠甲的高贵骑士。而他的眼睛,似乎比幻境中还要蓝,甚至微微发着光芒。

“Jarvis?”Tony试着喊他,“oh,shit,他没有耳朵,听不着我说话的……”

“sir,是我”Jarvis出人意料的回答了。在Tony惊奇的目光中,Jarvis指了指他脖子上像项链一样的东西,“罗塞塔系统,只是加了声音接收和发出功能”。

“你是怎么说服那些人的,我可不觉得他们会随便复活一个人类”Tony说出来了心中的疑问,人类与三体和平不可能长久保持,那么唤醒一个人类,就显得非常不划算。

“他们没有拒绝的权力”Jarvis的声音似乎有一点……骄傲?“况且,三体人本来就想要向人类学习,各种东西,与其依靠智子,我觉得你亲自教更方便”

没有拒绝的权力……听到这句话,Tony就猜到了Jarvis的真正地位,“所以,我是让三体第一舰队的长官,也可以说是我的救命恩人,给我在虚拟世界里当了二十年管家?”

“事实上没那么长时间,真实的时间也就是五个月零三天”Jarvis的微微笑了一下,转而仿佛是回忆一般,“而且,我对人类,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可能是因为我父亲的记忆遗传”

“你父亲?”

“1379号监听员,就是那个发出‘不要回答,不要回答’的人。我遗传了他的记忆和情感”Jarvis抬起头来看Tony,他的目光宛如爱琴海的破光潋滟,“三体世界是禁止爱出现的,只因为不利于生存。我不能告诉其他人,但是我很疑惑,而你可能是唯一一个,能帮助我的人了”。

Tony从床上撑起身子,拍了拍Jarvis的肩膀。

虚无的黑暗终结于远方橙色的光芒

他们刚刚离开了奥尔特星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