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之樱

EC贾尼党,铁罐查查吹,偶尔ALL查,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找事和撕
全职喻叶喻本命,周叶初心,all叶走起

【贾尼三体AU系列】【百粉点梗后续】醒来

因为没人点贾尼,于是作者开始了,我写什么沙雕破段子你就要看什么模式。
三体第一舰队舰队长贾和云天明版妮妮

本系列没有程心,没有程心,没有程心

我只是带入了三体云天明的部分经历,性格什么的按妮
妮来【写程心会被说故意黑角色的吧】

【同设定EC可戳主页】

——————————————————————————————
长风在我的梦中降临

太阳阻隔了黑暗

你看着太阳向我轻柔地微笑

那天地间蜜色的星辰

是你点起的小灯

他让我狂悦于梦的无间

庞大的舰队在荒凉的奥尔特星云里穿行。一个碎石与黑暗的世界,危险和死亡幽灵般的如影随形,紧紧纠缠着返航的三体第一舰队。

为了节省燃料,舰队内部不需要的照明都已经被关闭,只有内部的实验室,在黑暗的世界中透出一点光芒。

Tony站在实验室里,脸上有着不符合年龄的落寞,他无精打采的摆弄着面前的操作界面。显示屏蓝色的光映在他的脸上,有一种奇异的孤独的美。

“sir,你为什么不把灯打开?”Jarvis打开了实验室的灯

Tony转过身来盯着Jarvis,“真实的你是什么样子的”

Jarvis愣住了,“sir?”

“我是说,你作为三体人的样子”Tony斜靠在墙上,“这一切都是一个幻觉,你和我共同制造的幻觉世界,利用三体脑科技创造出来的虚拟世界,利用你已知的人类和我的资料”。Tony自嘲的笑笑:“一群连故事都不会编的人居然开始给我创造幻境了。”

Jarvis低下头“你发现了……”

“是的”Tony走近Jarvis,他伸手抚摸上Jarvis的侧脸“你没有变老,二十年了,你居然没有变老”。他随即收回手去,重新走回显示屏,“当我发现第一个疑点,我顺着这个思路找下去,然后我想起了我的记忆,我登上这艘船之前的记忆……”

“我低估了人类”Jarvis低着头说,“我以为我们的技术足够好”。

“幻觉永远存在被识破的可能,你一开始就不应该采取这个计划,想要依靠虚拟技术接近我,从而获取你们想要的,还不如直接唤醒我”Tony低着头,“我不属于人类世界,况且我们也没有办法联络”。他重新抬起头,用深琥珀色的眼睛看着Jarvis,“你会怎么做,Jarvis,销毁我的大脑,还是……”

“你愿意真正醒来吗,反正三体和人类已经开始互相交流了。”

Tony很少见到Jarvis这样的表情,无助而不知所措。三体人没有爱,没有感情,也不存在人际关系——Tony很早就知道。但是Jarvis,他总感觉Jarvis是不同的,他在和自己交流是,蔚蓝色瞳孔里闪烁的光芒,不是一个没有情感的三体人能依靠科技做出的。

“sir?”

“去现实等我吧,Jar。”

仪器旁的“人”摘下了头盔,“停止实验,准备克隆身体,以及开始进行对地球可食用动植物的数据分析培养”。信息以几乎光速的速度传遍了整个第一舰队,四面八方的反馈涌进Jarvis的大脑。

Jarvis转过身来,面对着离他最近的研究员,“需要我告诉你们什么叫服从命令吗?”。

“我们立刻执行命令,舰长。”

Tony重新陷入了黑暗,黑暗吞噬着他,无底的黑洞撕扯着他,把他吸入一个没有意识的世界里,“终于,要安静了吗?”

但是,他所预料的沉睡没有来临,在熟悉的实验室的白光中,他睁开了眼。

“hello,sir”仪器旁的Jarvis率先开口,“这里是真实的三体第一舰队,还有我希望我没有吓到你。”

其实即使是依照地球人的审美,Jarvis也绝对是美丽的,或者说,帅气。淡金色的坚硬皮肤,仿佛是中古时期身穿铠甲的高贵骑士。而他的眼睛,似乎比幻境中还要蓝,甚至微微发着光芒。

“Jarvis?”Tony试着喊他,“oh,shit,他没有耳朵,听不着我说话的……”

“sir,是我”Jarvis出人意料的回答了。在Tony惊奇的目光中,Jarvis指了指他脖子上像项链一样的东西,“罗塞塔系统,只是加了声音接收和发出功能”。

“你是怎么说服那些人的,我可不觉得他们会随便复活一个人类”Tony说出来了心中的疑问,人类与三体和平不可能长久保持,那么唤醒一个人类,就显得非常不划算。

“他们没有拒绝的权力”Jarvis的声音似乎有一点……骄傲?“况且,三体人本来就想要向人类学习,各种东西,与其依靠智子,我觉得你亲自教更方便”

没有拒绝的权力……听到这句话,Tony就猜到了Jarvis的真正地位,“所以,我是让三体第一舰队的长官,也可以说是我的救命恩人,给我在虚拟世界里当了二十年管家?”

“事实上没那么长时间,真实的时间也就是五个月零三天”Jarvis的微微笑了一下,转而仿佛是回忆一般,“而且,我对人类,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可能是因为我父亲的记忆遗传”

“你父亲?”

“1379号监听员,就是那个发出‘不要回答,不要回答’的人。我遗传了他的记忆和情感”Jarvis抬起头来看Tony,他的目光宛如爱琴海的破光潋滟,“三体世界是禁止爱出现的,只因为不利于生存。我不能告诉其他人,但是我很疑惑,而你可能是唯一一个,能帮助我的人了”。

Tony从床上撑起身子,拍了拍Jarvis的肩膀。

虚无的黑暗终结于远方橙色的光芒

他们刚刚离开了奥尔特星云。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