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之樱

EC贾尼党,铁罐查查吹,偶尔ALL查,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找事和撕
全职喻叶喻本命,周叶初心,all叶走起

【EC/霍查】光辉岁月【九】

这章感觉自己写的好乱,不知道为什么
不过马尔科姆依然高帅
自我反思查查的能力这两次好像都没用,我下次让他用一把能力


纽约下着雨,乌云塞满了每一寸天空,阻挡了阳光照进来的可能。


一个适合哀悼和葬礼的天气,细雨能让人从外到内都是凉的。当然,悲伤和怒气如果压抑的太久,就有演变成暴风雨的前兆。至少现在,马尔科姆X已经感觉到了平静空气里翻动的暗潮。


他咳了两声,昂起头来:“今天我们要讨论的主题是选票还是子弹。选票还是子弹从字面上看很容易理解。由于这是个由选票和子弹统治的时代。”


很平平无奇的开头,Erik在心里评价,比起马丁路德金“I have a dream”的煽动性,这个开头有些太过寡淡无味。


“黑人已经听厌了白人的欺骗、谎言和虚假的承诺。他们明白了,他们觉醒了。


抱着一个种族火药桶比抱着一颗原子弹更危险。一旦种族火药桶爆炸,它可不管毁灭的是谁。要明白,这确实很危险。”马尔科姆


“well,这一点我赞同”Charles已经找到了靠在墙上的Erik“种族矛盾是非常危险的,如果点燃了这个火药桶,它给社会带来的混乱远甚于苏联扔下一颗原子弹。”


“外部的危机只会让一个国家更稳定”Erik把Charles的轮椅吸过来“只有内部的危机才能让一个国家崩溃。”


掌声突然响起来,仿佛寂静的夜里突然炸开的烟花。人群躁动起来,吵嚷声,咆哮声从四面八方冒出来。


“他们把你们当作蠢货,当作傻瓜。他们让你们认为自己在去什么地方,可你们哪里也没去成,就在林肯和华盛顿之间游来荡去。”


“进军华盛顿居然得到了这个评价……”Charles的声音带着无奈,“我还以为……”


“你还以为进军华盛顿能够改变美国延续了二百年的种族歧视?别做梦了,马丁路德金又不是你,不能在演讲过程中给他们洗脑。”Erik把他的外套脱下来披在Charles身上:“其实你完全可以去宾馆等我。”


“演讲嘛,只有现场听才有意思”Charles把Erik的外套往上拽了拽,“法案的事,你告诉了多少人?”


“只有我一个,包括肯尼迪是变种人的事”Erik把目光转回到演讲去,“保密,我知道”。


“我们没有看到任何美国梦,我们经历的只是美国梦魇。我们不但没有从美国民主那里得到任何好处,反而倍受美国伪善的煎熬”一刀又一刀,马尔科姆X划开了承诺的包装,拆开了政治的盒子,现在,他要把里面的东西告诉大家——白人只是利用黑人的选票,他们从没有真正的为黑人的平权考虑过。那些满嘴平权的政客,内心依然视他们为黑鬼。


“如果你是黑人,你就会生在狱中。如果你是黑人,你就会生在狱中,不管是北方还是南方都这样。不要再说什么南方了,只要你们在加拿大边界南面,那你们都在南方!”


掌声越来越频繁,到最后干脆连了起来。那些底层的黑人,有些已经饿的站不起来了,就坐到路边上,仍然坚持着不肯走。而那些正当壮年的黑人青年,他们嗓子因为怒吼而嘶哑,发不出声,只能拼命拍打着已经通红的双手,显示自己有多么赞同。


演讲中的马尔科姆就像矛盾的化身,他用冰冷的态度诉说出那些悲哀的事实,却用温情的眼神亲吻着他忠实的听众。因伟大的爱而生的怒,它并不是冰凉的伤害,而是一次包含温情的手术。“我想让他们知道,我能在任何时间、任何活动上与任何人共事,只要他真诚地想消灭与我们所有人对抗的政治、经济和社会上的邪恶势力。”


马尔科姆停止了演讲,有个年轻的女孩拼命的想要挤上去,还有其他的一些人。保镖拦住他们,马尔科姆X温和的让保安放他们进来:“有事吗,姐妹。”


“我喜欢你说的一部分内容,不是所有,但是我确实喜欢其中的一部分。”


“有一天你会的,姐妹,有一天你会的,因为我说的是真相。”马尔科姆用一种彬彬有礼的语气说。他一面说,一面微笑。


集会突然出现了骚动,人群外围,一些愤怒的黑人青年涌向了几个街区外的犹太人住宅区。与此同时,Charles发誓他听到了爆炸的声音。


“Erik,把炸弹毁了!”Charles的右手食指按住了太阳穴“god,人太分散了。”


“no,没有金属 不是炸弹”Erik把伸出的右手收回,“我来纽约是为了找一个可以制造爆炸的变种人,很巧的是,他也是黑人,会不会是他。”


Charles迅速的在脑海里搜索,“人群太激动了,就像一湍翻滚的泥浆,我根本找不到那个孩子。”Charles突然转了个方向。


“马尔科姆X先生,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阻止他们。”


马尔科姆的脸上闪过疑惑,“你是谁?”


“我是一个变种人,这并不重要。我们必须要马上行动,而你是唯一一个能劝住他们的人。”


“为什么我要劝说他们,这是那些白人应付的代价。”


“应付出代价的是那些种族主义者,不是这些无辜的人。他们可能从来没有歧视你们,甚至还在为你们的运动做着贡献。”Charles的语气锋利起来。


对于Erik来说,这语气似曾相识。十个月前的古巴沙滩,当他控制着漫天的导弹,不顾一切的向人类复仇时,Charles就是用这样的语气劝说他宽恕那些人。


然后呢……


他随手挡开那些子弹,心理还讥笑着女探员的愚蠢。下一秒,他听见了Charles的惨叫。


他无法再听见任何声音,导弹的爆炸,军舰上的欢呼,其他人的尖叫……他的耳朵像坏了一样,他只能听见循环的,Charles痛苦的惨叫。他明明有一千种方法避免这件事,但是最后却发生了最悲惨的结局。


这个镜头在Erik的脑海里重复过上千遍,尤其是在他刚知道Charles再也不可能站起来的时候——他借口去送一个五岁的变种人女孩来西彻斯特看望Charles,却在看到他灵活的转动轮椅时强撑着离开。“我都干了些什么!”


“oh,god,我怎么在现在想这个是”Erik低声自责,他锤了一下自己的大脑,偷偷的将一些路障移到那群人的必经之路上。


Charles继续与马尔科姆X交涉,不能再拖下去了:“马尔科姆X先生,白人用炸弹袭击无辜的黑人是错误呢,那么黑人对白人也是同样。白人做了错的事,不代表黑人要以同样的行为报复回来。您提倡激进的抗争,而不是暴力,不是吗?”


马尔科姆愣住了,但是他只是愣了一会儿,重新回到演讲的位置“兄弟们,姐妹们,别这样,我们的集会有一个非常重大的目标,就是让我们知道真相。我们需要抗争,但是那是保卫我们自己的正义行为,而不是和哪些白人疯狗一样随便乱咬。现在,兄弟姐妹们,我们的目标完成了,是时候回家去了。”


“周围躁动不安的人群安静下来,远处那些怒气冲冲的黑人也渐渐停下脚步。就像施了一个魔法一样,人群的火气消散,街道归于平静。


Charles长出了一口气,向着马尔科姆X的方向摇动轮椅。


“多谢你的帮助”Charles伸出手。


马尔科姆X并没有回握“我不是在帮你,我是不希望我的兄弟姐妹成为和和你们白人一样的人。”


“不,马尔科姆先生,不是所有的白人都和3K党一样。”Charles微笑着收回手,“我记得您信奉伊斯兰教,那么,如果你去过伊斯兰教的圣地麦加,你就会知道如果有同一个信仰,不同肤色的人同样可以成为兄弟。”


“有一天我会的”


PS:这章的时间线非常混乱,穿越情节非常多
1.马尔科姆X的那篇演讲是《子弹还是选票》我个人认为不输于《I have a dream》。《I have a dream》偏重抒情,给人一种理想主义的光芒;《子弹与选票》的分析成分更浓,而且很真实残酷,让你忍不住愤愤不平想要反抗。
2.那个女孩是索尼娅•桑切特,美国黑人女作家,是马丁路德金的拥护者,但是她从这次事件开始没落下一场马尔科姆X的演讲
3.真实情况是人群因为马尔科姆X没有最后演讲,好多黑人没有听到,所以愤愤不平,马尔科姆X阻止了他们继续抱怨抗议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