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之樱

EC贾尼党,铁罐查查吹,偶尔ALL查,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找事和撕
全职喻叶喻本命,周叶初心,all叶走起

【EC/霍查】光辉岁月【八】

霍爹下线了,不过他还会回来的
我的男神马尔科姆X终于上线了啊啊啊
我其实很奇怪的一点是虽然EC我支持教授,但是马尔科姆X和马丁路德金我支持马尔科姆X……
无论如何他的by any means necessary 还是会苏到我
推荐他的传记电影《黑潮》

“狂风把五月的花蕾摇撼, 夏天的足迹匆匆而去:

天上的眼睛有时照得太酷烈, 它那炳耀的金颜又常遭掩蔽。”

西彻斯特下午的阳光透过古朴的窗棂,照到Charles阅读的字母上。Charles放下手中的莎士比亚全集,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莎士比亚第十八号十四行诗”,Hank推门走进来,“很适合当今的局势了。”

“发生了什么?”Charles转头看向Hank,微皱的眉头泄露了他的担心。

“伯明翰发生了炸弹袭击,三个小女孩被炸死。”

“哦,天哪,伯明翰,那是……”

“是的,金博士已经去处理了”Hank的语气充满了不确定,“我不担心金博士,我担心我们,以及金博士想要做的事。这就是种族主义者的答复,就在进军华盛顿仅仅三周后。”

“这个病态的,充满着暴力思想的美国社会”,Charles叹气,“我们想要以和平方式争取权利的大环境在被逐步蚕食。”

“总统是怎么打算变种人的事的,Charles?””Hank忧心的看着他。

“他同意了学校的存在,并同意了X战警的存在,变种人权利法案正在秘密起草。”Charles说,“我正在和他修改,比如变种人的身份注册是否特殊,或者是变种能力的使用场合。”

“看起来是个好消息”Hank抱起手臂,“《投票权利法》也在商讨中,总统的意思大概是想要先拿它试水吧。”

“是的”Charles耸耸肩,“搭他们的顺风车了。”

Hank走过来,帮Charles把书本放回原位“越南战争呢,我敢打赌那些士兵里肯定有不少隐瞒能力或者能力未发现的变种人。”

“这个难一些”,Charles灵活的转过轮椅,“不过如果发现变种能力者,总统答应我们会把他们送回来,而学校的变种人青年的兵役时间可以适当推后,这是我唯一争取到的。”Charles的语气带着明显的遗憾,“越南战争牵扯到太多人的利益,总统也很无奈,毕竟他不能牺牲美国的稳定,但是他下定决心要停止这场战争。”

“你变了,Charles”Hank推起Charles的轮椅,“一年前你还是那个不知道妥协和心计是什么的Charles。”

“准确来说,是当时我不会这么做,Hank”,Charles纠正了Hank的说法“Howard说的没错,政局这趟浑水,踏进去都要脏一些的。但是脏的是衣服还是心,决定权还是在自己手里。”Charles顺手拍了拍自己的西装,“Hank,你觉得我需不需要和Erik商讨一下,参考一下他对法案的看法?”

“他不会去干扰法案的施行吗?”Hank疑惑的问。

“不,他不会”Charles摇摇头,“Erik的行动以平权为目的,不是以破坏我的行动为目的。况且因为总统是变种人的缘故,他的观念似乎有所变化。”

“那,我觉得你和他谈一谈比较好。”Hank的右手摸着下巴“他要是同意,我觉得法案就差不多了。”

Charles点了点头。

与西彻斯特的平静相比,同在纽约,哈莱姆乱成一团。随处可见呐喊的,抗议的黑人。依旧闷热的秋日里,大滴的汗珠滚落下来,蒸腾到空气中。,给暗潮涌动的城市增加了躁动不安的氛围。

Erik在人群中穿梭,他本来是得到消息前来帮助一个变种孩子,没想到正赶上黑人的大游行。

Erik早料到这一切。Charles坚信的和平,金所期望的非暴力不合作,歧视者已经给出了自己的答复。那些种族主义者用炸弹,生命和鲜血写下回应——“我不同意”。

Erik对黑人的感觉,其实是复杂的:Erik与他们感同身受,他们运动中的一些提议甚至给了自己以启发;但是他又因为自己是犹太人的缘故,本能的偏向那些白人,尤其是美国掌权的犹太人。

“如果你打了我们的左脸,别以为我们会转过右脸让你们打——恰恰相反,我们会反抗,我们会把你往死里打!”台上的黑人首领挥舞着拳头,声嘶力竭的呐喊,“黑人应该采取一切必要的手段保卫自己!”

Erik喜欢这个观点,所以他暂缓了走路的步伐。他听见那些黑人喊;“马尔科姆•X!”这个名字Erik熟悉:马丁路德金的对手,“美国头号黑人怒汉”。

Erik重新打量马尔科姆X。他瘦削却充满力量,如同非洲草原上的蓄势待发的黑豹。他吐出的语言,慷慨激昂而直切要害。勇敢的将掩藏在自由体系下鲜血淋淋的事实撕开给人看。

Erik不由得拿他与马丁路德金比较。他们的确是完全不同的人,甚至就像地球的两极——除了同为民权斗士,没有任何共同点。马丁路德金得体而礼貌,马尔科姆X愤怒而自由;马丁路德金渊博,马尔科姆X激烈;马丁路德金是太平洋一望无际的大海;马尔科姆X是美国西海岸陡峭冲天的山峰……从某种意义上,马丁路德金和Charles是一样的人,而马尔科姆X和自己走了同一条道路。

“hello,Erik,你在哪?”Charles的声音冒出来。

“纽约,哈莱姆”Erik停下来脚步“有事吗,Charles?”

“那里估计正热闹,马尔科姆估计在演讲呢,金博士也在往那里飞。”Erik听见了Charles的笑声,“我想和你谈一谈关于变种人人权保障法案的事。”

“你怎么想起来和我谈”,下压的尾音将不可置信暴露无疑。

“你都能认同的法案肯定是好法案,满意吗?”Charles调笑着,声音软软的,如同苏格兰花园里流淌的蜂蜜。

“好吧,你什么时候过来,还是我去找你?”Erik干脆停下来,“你在那个Howard家,还是西彻斯特?”

“我刚刚回来”Charles的声音听起来很愉快,“我在他家里住着耽误他赶紧把自己嫁出去。”

“你终于回来了”Erik的不满的声音又带有一丝轻松。

“不过说起来,我也要去见金博士,我明天会去哈莱姆。”

“OK,Charles”Erik重新踏上路程“我等着你”

“by any means necessary!”他听到所有的人喊。

评论(1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