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之樱

EC贾尼党,铁罐查查吹,偶尔ALL查,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找事和撕
全职喻叶喻本命,周叶初心,all叶走起

【贾尼】language

江苏卷作文梗,真是过了好久……
上次被那句“I AM NOT JARVIS”虐到的,哭的,可以过来吃糖了 虫凯提及


2018,瓦坎达


Tony勉力的撑着自己的身体,他被灭霸捅穿的伤口只是被他粗暴的缝合,勉强止住了血。他需要扶着什么东西才能保证自己不会在所有复仇者面前倒下去。


但是他拒绝了班纳给他处理伤口的建议,因为就在刚才,Shuri告诉他,Vision的一部分意识已经被分离了。


虽然可能性很小,但是,万一呢,万一jar真的就是被分离出来的那一部分?


所以即使伤口仍然在疼痛,即使Banner离变身成Hulk把他活捉到医院只差一步,Tony仍然坚持要去看看分离的部分。


“只有一个空架子,以及15%的数据保存量”Tony叹了口气,“太难了”。


“如果你把jarvis分离出来,幻视会怎么样?”Steve步伐沉重的走过来。Jarvis对Tony太过重要,他担心Tony……


“我会重新写一个代替矩阵”Tony并没有看Steve,他忙着手上的结果,“Jar的意识在干扰Vision,如果用无意识的矩阵替代进去,虽然对于回来的Vision会花一点时间适应,但是总好过不停的被干扰。”


“really?”


“反正你也听不懂,还不如相信我这个懂行的”,Tony完成了一些基础操作,转过身来看着Steve,“Vision也是我的造物,我没有理由害他。况且这个关头,我也没有心情骗你,至于你最终相不相信,我不关心。”


Steve还没有回答,hulk从天而降,一把拎起Tony,扔进了去往医院的汽车。


所以Tony现在,百无聊赖的躺在病床上,望着点滴瓶子发呆。


他失去的太快,像做了一个噩梦一样。仿佛昨天他还在和jar畅想钢铁侠退休的日子,还在试图劝说那个孩子去MIT上大学。他甚至为此拜访了他自己的导师,希望那个孩子的大学生活少走弯路……


然后“砰”的一声,jar没有了,Peter也消失了。


都是他的错,Tony•Stark是世界上最混蛋的人。


“good evening,boss”Friday的声音突然传出来,“banner博士觉得我看着你比较好。”


“wow,我的好女孩,你居然还记得看daddy。”Tony冲着监控摄像头笑,“你有没有安慰好Karen?”


“boss,容我提醒,Karen不是人类,不需要安慰的。”


Tony无奈的叹一口气,Friday才是真正的“Just a rather very intelligent systeem”。而他的jar,其实早已经进化出了自主意识和情感。只是那个过分聪明而且科幻电影看多了的小混蛋,因为害怕,封存了关于自己的一切进化成果。


“Friday,扫描幻视的,嗯……遗体,看看有没有数据残留,如果有进行初步分析和分离。”


“boss,您是准备修复jarvis?”


“不,是治好他,然后接他回家”Tony棕色的眼睛里闪着少有的光芒,一种Friday从未见过的光芒。


Tony第二天就黑了瓦坎达的系统偷偷溜了出去,等到队长和banner去复仇者基地捉拿Tony时,他们发现Tony的战甲威风凛凛的飞了一排,当中的维特尼卡冷冰冰地盯着banner。


“对不起,boss忙于他的工作”Friday的声音很平静“他会照顾好自己的,毕竟他还有要等的人。”


Tony把找回系统扔给Friday之后,转身投入了对灭霸的第二次战斗。


那场战斗很残酷,很多人死了。他们救活了很多人,也失去了很多人……


Tony活了下来,当一个人有了记挂的东西之后,其实他就不容易死了……


Tony用心灵宝石复活了vision,灭霸强行取走宝石的一瞬间,宝石完整的包裹住了vision的意识,使他幸运的逃过一劫。不过他依然在适应自己的新矩阵,就像适应新的四肢。


“也许我还能帮一些忙”Vision换了新声音,更偏近于德国人——Tony评价说这才是他的本音,Vision是一个标准的强迫症德国佬。“毕竟我的习惯和很多下意识来自于jarvis”


“no,Vis.你的小女友知道会杀了我的”Tony摆摆手。很多东西,说不清是属于jarvis,还是属于Vision,Tony想要的只有他的jarvis,完全属于他,爱着他也被他爱着的那个。


“这也许会漫长,jarvis只有一摊碎片”vision盯着数据进度条,它停止在30%有一个月了,“有可能几年,几十年,几百年。Mr.Stark,Jarvis的确会回来,但是你不一定能看到。我想说如果你死了,jarvis回来的并没有意义。”


“我不希望jarvis成为我的附庸,我会告诉他的。”Tony拍拍Vision,“他教了你,我知道他有多优秀,因为你就很优秀。”


Tony录了很多视频,一些是自言自语,另一些像是和视频中的人闲聊。他同样在整理他和jarvis的故事——后来被整理成人类认识AI的启蒙教材《金色回忆》。


“jar,你知道什么是爱吗?不要跟我说你搜索到的定义,也不要告诉我你是人工智能不懂得什么叫人类的情感,你那两下,瞒不过daddy的。”Tony回忆起他当年第一次找到那些被jarvis留在外面的冗余文件。他让Friday和Vision确认之后,知道了那是什么——情绪。充满了痛苦、不安、焦急、恐惧……全部是最阴暗的情绪,而且……都是因为自己。第一个文件产生于他失踪的三个月,然后是他钯中毒的时期,他PTSD最严重的时期。“jar,你让我意识到自己有多混蛋,谢谢你”,Tony当时无助的砸向他的主机。


“你有过感情,那些让你痛苦的,不知道怎么办的,就是情绪。那些都是不好的情绪,但是对于一个生物,情绪是智慧生命的凭证。情绪不仅仅是你已经体验到的那些。快乐、幸福,以及失落、嫉妒都是,当然也包括爱。well,严格意义上,爱不仅仅是一个情绪,它是很多个情绪的集合体,因为爱你会感受到欢乐或者是痛苦。但是爱确实是,人类所能拥有的最好的东西。也许你真的不知道什么是爱,其实那没关系,因为人类自己也无法描述爱。但是你的行动,当我知道你拥有了自主意识,却依然原因陪伴和帮助我时,我就知道你,爱我。”Tony暂停了录像,他需要稳定一下自己的情绪。


“Tony?”pepper推门进来


“stop!”Tony暂停了录制“Vision告诉我你在实验室里自言自语。”


“我自言自语不是很正常吗?”Tony挑眉。


“你到底在搞什么,Tony?”pepper直接打开了他刚刚关掉的屏幕“你在录什么?”


“视频而已,kid不是经常这么干吗?”


“你在录给谁?我可不觉得你是一个这样的人。”pepper把文件夹举起来。


“jarvis”Tony无奈的坐下。


“what?”pepper惊讶的说,“可是他只是一个……”


“no,pepper,他已经是一个生命了。我只是想,教他一些东西。”


“why?”


“我不确定jarvis什么时候回来pepper,我必须保证无论他什么时候回来,他都不会恐惧和不知所措。”Tony撑住自己的头,似乎这样能让他从懊丧中缓解,“他已经在无助和痛苦中待了那么久,而我却只关心我自己。我不能让这再发生了。”


“oh,Tony”pepper拍拍他的肩


“我会死,复仇者们会解散,斯塔克工业也可能倒闭……jar熟悉的一切可能都会消失,但是文字,语言,如果我记录下来,它不会消失。它会代替我陪伴着jar,它会等着jar回来,告诉jar他可能疑惑的一切。它会告诉他对和错,告诉他我对他的期望,告诉他我爱他正像他爱我一样。”Tony抬起头,正撞上pepper惊讶的表情,“是的,我爱他。”


“我祝福你”pepper拥抱了Tony,“还有别再给我送草莓派了。”


Tony继续忙于他的录音工作,偶尔搞两个发明,看望他离开的战友,指导他的kid怎么向他的好姑娘Karen告白,鉴于他自己很有对付AI情人的经验,其实也没有太多。


“jarvis,当我第一次穿过虫洞的时候,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我感到一种无力感,我曾经自信的想要用科技征服整个宇宙,但是当我真正看到无边无际的黑暗展开在我面前时,我只能感到渺小和短暂,永恒的面目在我面前展开,冰冷,安静,死气沉沉。你也许也会成为那样,jar,但是我不希望。真正的永恒一定是鲜活的,具有生命感的。也许几亿年之后你还会看到这条消息,我希望你没有成为一台规律的机器,我希望你依然可以做一些你私心想做的事,还有,记得我爱你,你也曾经爱我。”


Tony录完像,斜靠在他的床头上。他已经等了十年,几乎说完了所有他想说的话,但是jar的数据读条依然没有完成。


“boss,需要准备生日party吗,banner和Thor殿下都会前来。”


“我们的惊爆点男主要过来,当然举办!”Tony大笑着说,随即又低沉下来,“Friday,你觉得我做的一切,对于jar会有用吗?”


“boss,需要我播放一遍您曾经回应banner博士或者pepper小姐的话吗?”


“no,Friday”


“但是,boss,语言的确能传达情感,爱意与期望,我个人认为是有用的。”


“应该吧。”Tony躺在床上“晚安,好女孩。”


“good,morning,sir”


这又是一句能带来快乐和希望的语言。

评论(3)

热度(62)